新闻中心 News
fax:025-83191022
www.yhpartners.com
025-83193322

永衡原创 | 公司章程、股东会决议禁止或者限制股东转让股权效力研究

日期: 2020-03-20
浏览次数: 71

一、公司章程限制的效力

 

公司法规定,修改公司章程仅需2/3表决权通过即可修改,这就意味着无需全体股东同意即可修改公司章程。

 

通过资本多数决的方式修改公司章程,难免会出现限制转让股权的条款侵犯其他股东的权力。那么,通过公司章程约定的限制条款是否有效呢?

 

首先罗列两个法条:

 

1. 《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

 

第二款规定:“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

 

2. 《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四款规定:“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看完这两个法条,你是否觉得有点互相矛盾呢?

 

其实并非矛盾。第一款允许股东自由转让股权,第二条赋予了公司章程对股权让的意思自治,但并非无边界的限制权。

 

根据公司的人合性和其他利益关系,公司可以相对限制股东转让股权,但不能完全排除股东的私有财产。

 

股权系股东的私有财产,可以限制转让但不能实质禁止流通。股权自由转让也属于公司法的一项基本原则。

 

结合公司的“人合性”和股东私有财产以及股权转让自由,一方面股东可以相对的做出限制股东转让的条款,另一方面禁止公司章程作出禁止或者变相禁止股权转让的条款。

 

根据最高法指导判例的裁判观点,公司对转让股权做的限制性规定而非禁止性规定应为有效。

 

核心把握:判断公司章程对股东转让股权的限制是否有效,就是判断改章程或决议是否实质侵犯了股东的私有财产或者实质导致股东转让不能。那么哪些限制是有效的,哪些是无效的。本文罗列几个常见的限制供大家参考。

 

(一)公司章程条款限制股权转让的效力

 

1.章程绝对禁止股权转让的条款无效。

 

公司章程明确规定,无论何种情况禁止转让,此条款完全侵犯了股东的转让自由和私有财产,应属无效限制。

 

2.章程未明文规定限制转让,但实质使股权转让的条款无效

 

如章程规定,股东转让股权时须经全体股东同意,不同意也可不购买的条款,股东陷入不能转让的僵局,实质上剥夺了股东转让股权的权利,封堵了股东的退出机制。

 

(二)对转让股权程序限制

 

1. 股权转让需经股东会同意的限制,一般有效。因公司的人合性,经过股东会同意但无其他限制的属合理的限制。

 

2. 股权转让需经董事会同意的限制,一般无效。董事会不能体现人合的性质,也无公司法依据,属于不合理的限制。

 

(三)对股权转让价格限制

 

1. 股权转让明显低于市价的(分2种情形)

 

该转让股东在章程对该价格表示接受认同,该条款对其有效。

 

该转让股东在章程对该价格反对的,章程中约定的价格又显著低于市价,该条款应属于无效。

 

2.股权转让明显高于市价的(分3种情况)

 

若股权受让人是公司,则损害了股东和其他受让人的利益,条款应属无效。

 

若股权受让人是其他股东,该转让股东在章程表示接受认同的,条款应属有效。

 

若股权受让人是不同意转让的其他股东,条款应属有效。如果该受让人股东变卦不购买股权,则造成转让股东无法转让股权,则属于无效条款。

 

(四)对股权受让人限制

 

1. 禁止公司股东或公司为受让人的,应属无效条款。

 

违反了公司的“人合性”和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优先受让权制度,本质是保护公司的人合性。

 

2. 限制股权转让受让人只能转让给公司或者股东的,应属有效。

 

符合人合性的特点,又没有排除转让股东的受益权力,转让股东可以正常退出,维持内部稳定。

 

(五)对股权转让时间限制

 

这个其实靠着正常人的朴素价值观也能明白,如果结合公司的性质和实际情况,时间合理的属有效条款,因为加入公司后如果随意退出,对公司的稳定和发展当然不利。

所以公司对时间做一定的限制,也是公司常情。反之,如果约定50年当然属无效条款。

 

除了以上五种常见的情形,还有几种比如对股东转让附条件转让(比如股东个人业绩创收等为条件)或者到了一定期限公司强制购买股权等情形,这些未列举情形和转让股东在章程是否投赞成票息息相关,如果是意思自治,则应均属有有效。

 

公司最初始的章程,视为所有股东同意,但若修改章程新增的条款(针对限制股权转让条款),未投同意票的股东效力待定。

 

二、股东会决议限制股权转让效力

 

又回到《公司法》第七十一条“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公司法允许章程对股权转让做出另行规定,未明确规定股东会决议可另行对股权转让进行限制。

 

但公司可以将,股东会可限制转让的权力约定在公司章程中。因此如果股东会决议权力如果写在章程中,再集合股东个人是否投赞同票,来判断该决议对股权转让的限制是否有效。

 

附:相关判例和司法观点

 

判例:

1.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6)粤01民终18844

裁判观点:根据案涉入股协议书,苏正享有任意股权转让权。好福来公司章程规定,股东会行使职权包括对股东转让出资作出决议,但并没有明确规定召开股东会并形成决议是股权转让的必经前置程序。好福来公司股东有三人,均在案涉入股协议书上签字确认,已具备股东会决议的实质

 

解析:本案例即针对股东会决议对股权转让的约定和限制的案例,涉案公司将股东会可约定股权转让的权力约定在公司章程中,最后该决议认定为有效。

 

2.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苏01民终1070

 

裁判观点:根据扬子公司股东会决议通过的《公司章程》规定,公司股东因故(含辞职、辞退、退休、死亡等)离开公司,其全部出资必须转让。此后,该公司股东会决议通过的《股权管理办法》也规定,公司股东因故(含辞职、辞退、退休、死亡等)离开公司,亦应转让其全部出资。虽然转让股东主张第一次股东会决议中的签名并非其所签,但章程系经过股东会决议通过,其不仅约束对该章程投赞成票的股东,亦同时约束对该章程投弃权票或反对票的股东。反之,如公司依照法定程序通过的章程条款只约束投赞成票的股东而不能约束投反对票的股东,既违背了股东平等原则,也动摇了资本多数决的公司法基本原则。故上述《扬子信息公司章程》及《股权管理办法》中的规定,体现了全体股东的共同意志,是公司、股东的行为准则,对全体股东有普遍约束力。

 

解析:资本多数决下,为投票的股东,该决议也同样对其有效。且该案例未对股权转让做出限制性规定而非禁止性规定应为有效。

 

3. 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6)吉03民终2962016-11-01

 

裁判观点:虽然公司章程规定在三年内不得转让,但股东之间在三年内形成的转让合同,并不导致合同的当然无效,股权转让是股东的权利,股权转让合同是双方自愿签订的,并给付了对价,并不违背公司法规定,合同是有效的。

 

解析:公司章程可以对股权转让时间限制,但是不一定会影响股权转让的效力。

 

4.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成民终字第5778

 

裁判观点:根据公司的公司章程第十六条规定,......股权转让,其转让价格自公司设立之日起至该股东与成都美迪不再具有劳动关系为止,按转让方股东原始出资额每年10%的单利计算”可以看出,股权转让价格仅为单利,不包含原始出资额。上诉人认为如按单利计算对其有失公平,公司章程是股东共同一致的意思表示,章程中对于股权转让款价格的约定亦合法有效,不论公司目前经营状况是盈利还是亏损,如无相反约定,股权转让价格均应按公司章程规定的方式计算,原审法院计算方式正确。

 

解析:公司章程可对股权价格进行约定,但需合理。

 

总结:不论是公司章程还是股东会决议都可以对股东转让股权进行限制性约定,但限定条款不能为禁止性规定。

 

司法观点:

 

1.江苏高院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适用公司法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 60 条:

 

公司股东违反章程规定与他人签订股权转让合同的,应认定合同无效,但存在下列情形的除外:(1)章程的该规定与法律规定相抵触的;(2)章程的该规定禁止股权转让的;(3)经股东会三分之二以上有表决权的股东同意的。

 

解析:江苏高院的观点,完全禁止转让是无效。

 

3.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第二庭认为“股权转让以自由为原则,以禁止或限制转让为例外。公司章程是股东根据《公司法》的规定制定,并以法定形式予以公示的,不仅对制定章程的当事人有拘束力,对于以后参加公司的人也有拘束力。股权转让自由作为一项原则,是各国公司法的通行做法,但公司章程作为股东意念的体现,并不妨碍其对股权转让所做的限制。因此,公司章程在不与《公司法》抵触的情况下,若其限制或禁止股权转让,应视为股东对股权转让生效要件作了特别约定,股权转让合同应遵循章程的规定,否则其效力不应被确认。

 

解析:浙江省高院审判庭对禁止股权转让持相对肯定态度,永衡律师认为,公司法的一大重要原则就是股权转让自由,如果完全在转让股东投反对票情况下,禁止转让股权的,其实质就是违背了《公司法》。


推荐新闻
2021 - 04 - 13
2021年4月13日,本所召开“警示教育和职业道德专题座谈会”。党支部书记奚传江、执行主任季阳、刘芳,行政主任李忠以及20余名专职律师、行政人员参加本次活动。 座谈会由冯奕锦律师主持。冯律师首先介绍了“律师行业突出问题专项学习教育”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呼吁大家提高思想意识,认真贯彻和落实司法局及律师行业对于本次专项学习的工作方针,确保获得实效。 随后冯律师通报了律师行业专项治理警示教育10个典型案例,参会人员从律所管理和律师职业规范角度进行讨论,对律师职业道德规范问题进行了总结和反思。 最后,李忠主任对专项学习教育工作做了具体要求,强调要高度重视党史学习教育和律师行业突出问题治理工作,服从组织安排,及时完成各阶段的任务,提高自觉性主动进行自查自纠。
2021 - 04 - 08
4月8日是全国司法日,值此之际,江苏永衡昭辉律师事务所唐俊华主任受邀为南京市浦口区盘城街道《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司法专题交流活动做了讲座。参加现场交流的人员包括街道党工委政法委员贺军以及综合保障班综合事务条口、平安建设办司法所、城市建设条口、监察室负责人和相关信息公开工作人员等人。唐俊华主任从为什么要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修订的总体思路、修订的三个重要方面及修订亮点展开,对《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做了内容解读。并结合典型案例让大家更好的理解并适用法律规定,层层递进,深入剖析。最后,从如何加强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工作出发,做了相关讲解。此次活动为街道办相关人员提供了一个学习交流的机会,也为我们提供一个宣传法律服务的机会。政府信息公开对提升街道办工作透明度和公信力具有关键意义,培养法律意识以提高司法行政工作的社会影响力,不断发挥法律服务在增进民生福祉中的作用。
2021 - 04 - 07
4月6日下午,永衡昭辉律所会议室内,顾问律师团队开展法律顾问研讨活动。 法律顾问是传统的法律服务,顾问律师在公司机制中扮演什么角色,受谁聘任,为谁服务,如何服务?大家认为,法律顾问不是只说不做的谋士,而是践行和验证良策的先锋队。 行业细分服务是法律服务市场的重要趋势。章程同志结合之前的地铁公司工作经历,给大家做了题为《南京地铁业务及法律服务》的分享。他用南京地铁业务概况、南京地铁法律服务、地铁业务前沿问题三个板块给大家介绍了南京地铁的现状、规划、法律服务,并和大家一起探讨相关地铁相关前沿法律问题。法律顾问业务历久弥新,亟待需要总结反思和规范发展。,我所管理合伙人奚传江律师结合十年法律顾问服务经历,给大家做了题为《法律顾问业务实践指引》的分享。奚书记从总则、业务范围、客户承接、工作方式及成果展现等二十多条跟大家分享了有关法律顾问业务的干货,让大家更深层次的认知顾问律师的工...
2021 - 03 - 22
为充分发挥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强强联合,更好服务社会,2020年3月19日,永衡昭辉律师事务所党支部与中国银行城南支行党支部达成《党建共建暨廉洁伙伴协议书》。中国银行南京分行党总支书记张海峰、城南支行钟玉俊、白佳、卞晓宁,永衡昭辉党支部书记奚传江、委员金荣、冯奕锦及蒯本岭出席签约仪式。参会双方首先各自介绍了所属党组织建设情况,并就党务工作、支部管理、党组织工作计划等方面做了深入交流和经验分享。双方一致认为,本次支部共建是深化支部发展、进一步增强理想信念、联手服务社会的重要举措,双方将以本次合作为契机,创新交流机制、丰富活动内容、实现优势互补,共同促进党建工作及各自主业的发展。签约仪式后,双方参观了律所的办公环境,并就具体合作措施做了讨论和部署。
Copyright  2017江苏永衡昭辉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