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fax:025-83191022
www.yhpartners.com
025-83193322
作者:
发布时间: 2017 - 06 - 19
点击次数: 58
一、检索目的    合同一方收款后不出具发票的,另一方能否起诉要求其出具发票或赔偿损失?二、检索关键词    开具发票、附随义务、税金损失三、检索工具    百度、北大法宝、无讼四、检索结果(一)法律依据1、《合同法》第一百三十六条 出卖人应当按照约定或者交易习惯向买受人交付提取标的物单证以外的有关单证和资料。2、《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二十一条 税务机关是发票的主管机关,负责发票印制、领购、开具、取得、保管、缴销的管理和监督。  单位、个人在购销商品、提供或者接受经营服务以及从事其他经营活动中,应当按照规定开具、使用、取得发票。发票的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规定。3、《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第十九条 销售商品、提供服务以及从事其他经营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对外发生经营业务收取款项,收款方应向付款方开具发票;特殊情况下由付款方向收款方开具发票。第二十条 所有单位和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个人在购买商品、接受服务以及从事其他经营活动支付款项时,应当向收款方取得发票。取得发票时,不得要求变更品名和金额。(二)判例 问题:合同一方收款后不出具发票的,另一方能否起诉要求其出具发票?观点一:不可以请求开具发票(非合同义务,开具发票属于税法上的义务,请求履行开具发票的义务应属于税务部门的行政职权范畴,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1、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终字第86号(上海锦浩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与昆山纯高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关于是否交付工程款发票,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并未有明确的约定,交付发票是税法上的义务,而非双方合同中约定的义务。昆山纯高公司依据合同主张锦浩公司交付发票缺乏依据,其主张本院...
作者:
发布时间: 2017 - 05 - 24
点击次数: 53
案件起因:       某大型国有企业系江苏省内专业从事人力资源服务行业的龙头企业(以下统称“人力资源公司”),该人力资源公司与无锡SSHP公司(因涉及当事人隐私,故名称以拼音首字母表示)签订了《人事代理合同书》,约定该人力资源公司为无锡SSHP公司提供人事代理义务,因无锡SSHP公司拖欠管理费(五十余万),该人力资源公司向无锡滨湖法院提起诉讼,双方调解结案,因无锡SSHP公司拒不履行调解书确定的义务,该人力资源公司依法向法院申请执行,后经法院执行局查询,无锡SSHP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遂终结执行。案件办理:      正当该人力资源公司因无锡SSHP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而面临重大国有资产流失的困境时,本所吴佳律师作为该人力资源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携手刘芳律师积极为该案寻找突破口。经两位律师多方调查,发现无锡SSHP公司曾存在减资情形,由原控股股东无锡XL公司收回出资550万元,并导致无锡SSHP公司减资后净资产变为负数。当了解该情况后,两位律师及时调取了无锡SSHP公司的工商档案,反复研究论证并与该人力资源公司多次商谈后,以违法减资和抽逃出资为由起诉无锡SSHP公司收回出资的股东即无锡XL公司,要求无锡XL公司就无锡SSHP公司所负该人力资源公司债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同时鉴于无锡SSHP公司已无力偿还债务,故要求法院判决无锡XL公司限期支付。本案的关键问题在于,根据公司法的规定,公司减资必须在法定期限内通知债权人并公告,但无锡SSHP公司是在减资行为完成后欠付该人力资源公司管理费,在无锡SSHP公司减资时该人力资源公司是否为无锡SSHP公司的债权人这一问题是决定案件成败的唯一因素。为此,吴佳律师和刘芳律师反复研究,确定了以下代理思路:1、在无...
作者:
发布时间: 2017 - 05 - 14
点击次数: 124
2017年5月,江苏永衡昭辉律师事务所奚传江、施乔律师收到某法院发来的公司解散纠纷民事判决书,判决支持了本所委托人某地产公司(下称“委托人”)的全部诉讼请求,准予项目地产公司解散。 这份判决,不长,仅二十三页。 说起案件纠纷,得追溯到地产调控升级的2010年,本所委托人与某外资地产集团(本案第三人)签订《合作开发协议》,约定双方按照1:4的比例共同出资人民币10亿元设立某地产项目公司(本案被告),开发位于某市的低密度住宅项目,并约定有僵局通知、项目清盘等条款。伴随项目完工销售,地产调控也逐步放开,项目销售业绩喜人,截止2016年初项目基本去化完毕,但在长达六年的合作期内,委托人投入了巨额资金,却未得到任何分红;而该外资地产集团在行使控制权的过程中存在财务混乱、冗员过多等诸多不规范行为。对此,委托人多次在董事会提出相关议案,均被否决,双方就此产生争议。 本所奚传江、施乔律师接受委托后,多次奔赴项目实地考察,深入沟通案件细节,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及全国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精神等文件相关规定,为委托人分析各救济渠道的利弊得失,最终确定了公司解散之诉这一诉讼策略;为避免委托人诉累,两代理律师考虑全局,提出了包括提案审计、监事权行使、僵局机制触发等在内的诉前解决系列方案,依计划、分步骤实施并留痕,也为可能发生的诉讼作铺垫取证;自行救济无果后,立案之初面对公司解散纠纷诉讼费标准争议(注:司法实践中部分法院以公司注册资金或经审计净资产值作为诉讼费的计费依据),两代理律师充分调研、据理力争,用省物价局批复、各地判例等成功说服法官按照非财产案件(80元/件)标准收取诉讼费用,为委托人节省了数百万元诉讼费用。 诉讼中,奚传江、施乔律师发挥各自在建筑房地产、公司治理领域的专长,与本所其他资深律师一道对案件可能出现的诉、辩思路进行反复推演,形成包括代理意见、证...
Copyright  2017江苏永衡昭辉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